大张伟的假发片儿

希望各位爸爸不必客气的产粮~\(≧▽≦)/~

胡同痞子和弄堂阿飞 【7.18】

太棒🐹

Ericaaaaa:

第二章


BGM 等我遇见你——李健


1.


大张伟觉得好看的人就分两种,好看得不行的和还行的。而薛之谦两种都不算,他笑起来那卧蚕挺讨喜的,却也没好看到让他觉得“嚯......”但人家也算对得起偶像这两个字了,至于歌手这头衔......当时上海的雪下得那么深,下得那么认真,大张伟也抱着学习的态度认真地听了他这歌。词写得不错,旋律挺好,唱歌技巧略显青涩,总体还行。


可大张伟就是不爱听情歌。这首歌只肖一遍就听得他心脏难受。


关于大张伟第一次见着薛之谦真人是什么时候,他也记不清了。大概是零六年给他颁奖那回吧,除了记得那时的薛之谦一脸收不住的自豪,他还真没太多印象了,那回也就是跟花儿那三个扯了两句淡就把通告费拿到了吧。


很长一段时间,对于薛老师他也就是个点头之交,还是那种没有交流欲望的点头之交。


2.


中国娱乐圈说大还真不大,电视里走马灯似的来来去去的艺人里让人能叫的出名字的似乎一直就这么几位,消失不见的人很快就会被横空出世的新星取代。大张伟若不是对舞台有种他也说不上来从何而起的热爱,他大概早就被十余年来反复无常的流行文化弄得焦头烂额了。尤其是在花儿解散后,以往相伴左右的朋友们都找到了各自的归宿。每当舆论丛生时,他就会偷偷地对过日子这件事多一些渴望,希望得到一些喘息的空间,然后和那个对的人一起奢侈地浪费光阴。


可他已经决定了要比大多数人更努力。


这凭空而来的动力跟观众的看法和他中学生式的逆反心理还真没太大的关系。他自己不愿承认,也不想被人了解,但他就是个面子薄的人。他想活得至少让自己瞧得起自己。


他的心态一直端得很平,只要是有观众的节目,他基本是来者不拒。舞林大会这种体力活他都一连接了几期。尽管他也知道自己跳舞的技术含量和天桥上表演胸口碎大石的一比也没差多少,但人家花钱请他来的目的不就是让他做一个让所有人开心的炮灰吗?


3.


在舞林大会这节目里,他跟薛之谦又打了个照面。


这节目最难熬的部分无非是上台前反反复复的排练。他还是习惯于埋头默默做自己的事情,舞步记得差不多了之后,压腿拉筋这些事儿就留给那些有机会夺冠的人去做吧。


他坐在这个有些热闹的大练舞室的一角,对周围的气氛毫不在意。把耳机戴上后,他就与这整个世界隔绝了。时间因此而消逝得悄无声息。


正当他在用iPad记录刚从脑海中蹦出来的一小段旋律时,一个浑身散发着微微热气的身影毫无预警地坐在了他身旁的地板。他反射性地抬了头,便看见一个大汗淋漓的薛之谦的侧脸。


汗水顺着尖尖的下巴颏滴滴答答地滑落下来,灯光把汗珠照得亮晶晶的。录影时被发胶弄得蓬松的头发,此时被一根毛巾质地的运动发带束了起来,湿哒哒的。


大张伟突然发现自己正在盯着那因为练舞而潮红的耳尖看,便马上收回了目光,看着手中的平板,却想不起来自己原本是想干什么来着了。


这时薛之谦又站起了身来,面对镜子反复熟悉着恰恰的步法。大张伟索性放下了手中的平板,视线把这一整个练舞室巡游了一遍。突然发现到这偌大的练舞室只剩下了他和镜子前那个自己给自己打着节拍的人。


他想起来不久前他的助理似乎已经先他一步告辞了,那时候他正尝试着在编曲中加入新的和弦,哪有心情在意周围的情况?


大张伟默默地把在耳边轰鸣的耳机摘了下来,放在腿边,把身边杂乱地摆放着的手机、空了一半的饼干袋之类的一气收进了自己心爱的豹纹小书包里。刚想站起身就觉得自己的腿麻得动弹不得,索性换了个坐姿,一声不吭地看着薛之谦的背影和他被汗水打得湿透了的白色T恤。


薛之谦并没有察觉到他的目光,只顾跟着自己耳机里的音乐,一边哼着调子,一边确认着步伐。一连串的Hip-Hop动作做得游刃有余。


薛之谦终于在巨大镜子的一角发现了大张伟投向他身影的目光。


“大张伟?”薛之谦站定了,摘下耳机,笑着看向镜子里大张伟的投影。


“啊?”大张伟的大脑在持续了可能有几个小时的辛苦作业后,还有些混沌。就像是被薛之谦这一声叫醒了似的,他一时间有点反应不过来。而且,这个人笑起来时的卧蚕还真挺好看。


“你要走了吗? ”薛之谦一边说着,一边走到墙边,捡起了放在那里的一块毛巾胡乱地擦了擦汗。


“嗯,正准备走。您这是准备继续练,还是?”大张伟撑着地板站了起来,双腿已经渐渐恢复了知觉。


“我啊,我再练一会儿。音乐过门的地方总有几个地方跟不上节奏。”薛之谦这时坐在了房间另一边的木地板上,摘下了自己的发带,低着头。他的脸藏进了刘海的阴影里,大张伟看不见他的表情。


“我看你练得挺好啊,一个人跳出了广场舞的劲头。这初赛你还不轻松过了?再不济也有我给你垫底呢。”


薛之谦听着这话,抬头看了眼大张伟,就像是忍不住了似的,笑出了声音。然后他坐在原地,看着对面的人拿起了书包,刚一背上,那人就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又把书包脱了下来。


“我这儿还有半袋子零嘴儿,还挺好吃的。给你放这儿了。明天就录影了,早点儿回家歇着吧。”大张伟把刚放进包里的饼干袋掏了出来。


“谢了,”薛之谦笑着说:“拜拜。”他的头发乱糟糟的,而眼睛里好像有光。


4.


正式录影前,大张伟在公用的休息室里接受采访。


“听说薛之谦练到今天早上六点,你练到几点啊?”


“他几点去的你也得说说。不是,薛之谦练到今天早上六点啊?我没明白,让他练了吗?”


TBC




以下为碎碎念:


呀......没想到这么快就能更_(:з」∠)_


主要就是把我觉得可以有的事写出来而已,不为虐也不为甜的那种,还是插叙的......想到哪里写哪里吧。万一憋不出来,脑洞难产了,我也不造咋整。而且每一章的字数、质量和糖分大概会随着心情参差不齐,望海涵(*ノдノ)

评论

热度(33)

  1. 大张伟的假发片儿Ericaaaaa 转载了此文字
    太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