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张伟的假发片儿

希望各位爸爸不必客气的产粮~\(≧▽≦)/~

不赦[薛洋相关]

太太在我心上来一刀🌞

人间失格:

薛洋本置身于黑暗之中,迷迷糊糊地觉得眼前有光,他费力地睁开眼。见自己在一个陌生的地方,四周都是石壁,上面刻着有些阴邪可怖的壁画,文字歪歪扭扭的,薛洋看不懂。粗壮的锁链和人骨缠绕在一起。每隔几步空中就浮着一团暗红色的火焰,还在不停地跳跃。


 


薛洋最后的记忆是在义城,他求魏无羡拼凑晓星尘魂魄不成,又与蓝忘机大打出手。蓝忘机重伤了他最后还卸下了他的左臂,他小心翼翼收着的,装着晓星尘残缺的魂魄的锁灵囊也被夺走了。之后他浑身乏力闭上了眼,中途有一瞬他醒过来好像看到了苏涉。就一瞬。之后他似乎就……咽了气。


 


咽了气。


 


薛洋想到了什么,低头一看,自己的左臂还完完整整地连在自己的身体上,再定神一看,连小指都在。那是一张完整的手掌,没有形状显得有些奇怪的骨头,也没有难看的伤疤。他像是没有经历过任何事一般。


 


突然有人从后头抓住了他的手臂,押住了他。他转头一看,身子两侧分别站着牛头马面、人身的怪东西。“往前走。”他们一开口,声音低沉嘶哑,那仿佛是来自地狱的声音。


 


不对,应该说是这里就是地狱吧。薛洋嘴角上扬。他已经死了,虽说他现在身体是有实干的,但事实上是以灵体的状态存在着的,所以身体也是完整的了。他死后定是会下地狱的,这一点他自己知道,他接触过的所有人也都一遍一遍地提醒过他了。所以惊讶和恐惧这种感情万万是不存在……要说薛洋现在的心情,大概是好奇多一点。以往在书里看过别人描述地狱之景,如今自己亲眼看到,好像差别是不大。他觉着也许第一个写“地狱”的人就是来走过一遭又回去的。


 


薛洋被牛头马面带着往看上去没有尽头的长廊走去,路面不宽不窄,刚好容得下三个人,而路旁便是两道沟渠,里面盛满了沸腾的血液,还飘出一阵阵的血腥味来。


 


薛洋对这种气味很熟悉,看这场面倒还有见怪不怪的感觉。他现在只是想着刚才看到的自己的左手,他把自己的左手遮遮掩掩这么多年,今日竟能看到一只完好无损的左手。


 


而看上去反反复复,弯弯绕绕不能穷尽的长廊,没走上多久竟然看着越来越开阔。最后薛洋被带到了一座大殿。里头悬挂着许多人的头骨,四周陈列着书册。而坐在大殿正当中的是一位眼瞪如铃,留着一圈络腮胡的大叔,穿着一身红色的判官服。不用多说,这肯定就是阎王爷了。


 


牛头马面拿手里的棍子击打薛洋的腿,迫使他跪在地上。薛洋也就顺从了,人都已经下地狱了,也没什么好争的了。况且薛洋本来也不是那种把自尊看得比天高的多霁月清风的人。


 


“薛洋。”身前的阎王爷只看了他一眼便叫出了他的名字。薛洋看到旁边石壁上的一本册子发出幽暗的光芒,动了几下,然后缓缓地飞到阎王爷身侧,阎王爷摊开手,这书册便落到了他的手心。


 


——薛洋的生死簿。


 


阎罗王翻开薛洋的生死簿。


 


“薛洋,母亲是官府家的的丫鬟,怀了府中公子的孩子,被发现之后便被那家官府逐出了家门,之后在一个破败的寺庙产下了你,可是没有能力养育你便把你扔在了街头。”他平静地念着薛洋生死簿上展现的东西,说出了薛洋自己都不清楚的事情。薛洋以往对自己的父母还是留有很多想象的,他想过自己的父母可能遭遇了什么死得早了些,还想过要找出杀害自己父母的凶手报仇只是找不到丝毫线索罢了。如今听了这些,他感慨多亏自己已经没命了,不然那弃他母子的父亲一家,还有不顾他死活弃他在街头的母亲……若他们还在世,说不定他是要去好好会会他们,叫他们记住自己这张脸的。


 


“自幼生活在市井,被人欺负。七岁时被撵断了一根手指。”


 


只简简单单的一句话,薛洋听在耳朵里,恨得牙痒痒。从来都是这样,所有人都只会轻描淡写道“断了一根手指”,真真切切是手指不长在自己的手上,没连着自己的心就不知道什么叫疼。


 


幼年时的薛洋,虽然做着各种苦活,被街上的大人孩子瞧不起,但是他总对自己喜欢的东西有所憧憬,总是想着自己也能过上好日子。直到常慈安的谎言和那天碾过他手掌的车轮,彻彻底底地击垮了一个平常孩子的内心。之后他也确实过上了一段时间锦衣玉食、恣意妄为的好日子,他还杀了常慈安全家为自己残缺的身体报仇,但他始终觉得尽管把常慈安一家千刀万剐,也解不了他心头之恨。更何况之后还有那么多人为了常家一事讨伐他、要惩治他,他想着那些事就不痛快。要是他能在这地下碰到常家人,就算是当着阎罗王的面掀翻的这阴曹地府他也要再把姓常的好好折磨一遍。


 


“你遭的这些罪可能是你上一世犯了大罪,却未在地狱受罚,也没有投胎成牲口却是投胎为人,叫你为上辈子赎罪。如果你之后没做那么多恶的话,你的罪本该赎清,我现在就可放你去过奈何桥投胎了,下辈子你会过上平常的生活。”


 


薛洋翻了个白眼,上辈子的、下辈子的人又不是他,他为什么要为了上辈子的人还债再让后世的过上好日子。这辈子老天对他不仁不义,他当然也要由着自己的性子闹个天翻地覆,让自己快活了才是。薛洋听着阎罗王说的一番话根本不觉得遗憾或者惭愧,反倒更觉得自己做的没错了。


 


所以说薛洋这个人啊,根本就与他人想法不同,认定了的事不会轻易改变,人们说他作恶多端,他只觉得他来人世一遭算是为自己活过了。要是把所有的苦都默默受着那才叫傻呢,薛洋心想。


 


阎王再往后一页页翻阅薛洋的生死簿,把薛洋之后的所作所为一条条地读出来,薛洋也就只是认真地听着,不少事他自己都忘了,听阎罗王这样一提,倒是勾起了一些回忆,他想着一些得罪过自己的人在生命最后跪地求饶的样子,还是感觉不赖。


 


薛洋其人,天赋异禀,却又恶到了骨子里。昔日所遭之罪、所受之苦,他一件一件全放在了心里,睚眦必报,乐于见人憎他、怕他却无法治他、除他的样子。他修鬼道,做客金麟台,得了机遇和权贵更是为所欲为,只要是他要做的事情,无人可阻拦。


 


薛洋其人,生得一副好皮囊,明眸皓齿,无论什么年纪、做了什么,若只单看他笑起来,嫣然一位少不更事的少年郎,只想叫人把他捧在手心里才好。但是偏偏这样一个人,从孩童时期起就没享受过一点别人给的爱,看到的全是这世界最黑暗的东西。那双眼睛明亮动人,却是十分致命。


 


薛洋其人,金光瑶为他取字“成美”,却从不成人之美,一生最不会做的事情就是给他人做嫁妆。君子成人之美,而他从来不是君子。他本性如此,不论他人怎么说怎么评判,他只会做他想做的事,再多干涉的人,割其舌,要其命。


 


阎王看着薛洋终于在金麟台被处理,但那“处理”还是让金光瑶放了水,故意给他留了生路,当然其实也是金光瑶自己计谋着往后的事情,也不能丢下薛洋这枚棋子。他看到薛洋被扔在义城城郊,被从前的仇人给救下了。


 


阎王好好地看了看围绕着这几个人的事情,晓星尘……当年为了追捕薛洋跨越了三省,将薛洋抓到金麟台伏法,就这样结下了仇,后来薛洋屠了晓星尘挚友宋岚满观,并且剜下宋岚的双眼,后来晓星尘把自己的眼睛给了宋岚失落地下山,竟又遇到了薛洋。阎王对晓星尘这人有几分欣赏,看到这里不禁唏嘘。但他注意到晓星尘和薛洋在更早之前就有交集,本来他俩下世还会遇到,或许还会有不错的交情……但那都要建立在薛洋今生未作恶多端的基础上,如今命运这样发展,只能说都是孽缘。


 


这薛洋还骗着这救命恩人杀了义城的无辜城民,后来又是杀了宋岚做成凶尸,让晓星尘对上他。最后又是逼晓星尘自尽,魂飞魄散,跟着他们同住了几年的姑娘阿箐也死在了薛洋手下。


 


但阎王也发现薛洋中间有几年真正意义上的安生平和的日子,就像普通人家的少年一样,买菜、做饭,日落而息。阎王只能看到如此的文字,很难想象那段日子是怎样的,像他这样见多了人类所做的复杂的事的人也不免生出疑惑。喃喃道:“晓星尘……”


 


晓星尘。这个名字在薛洋听来有些刺耳。


 


晓星尘是什么人,最初,素不相识仅有一面之缘。后来,他对晓星尘说“道长,我们走着瞧。”从那时开始他们便是仇人,晓星尘是抱山散人门下有“清风明月”之称的得意门生,一心要救济天下,自然看不得薛洋这样的至黑至恶。谁又能想到往后他救下的正是害他好友、间接害他失去双眼的薛洋呢。


 


但后来,薛洋也说不清自己为什么就真的和晓星尘还有阿箐在义城安顿下来了,也许不过是因为每日的一颗糖吧。晓星尘带回来的糖价格很便宜,随处可见,但是薛洋觉得那糖比以往他吃的所有糖都要甜。


 


那段时间他出去买菜,回来会把苹果削成女孩子会喜欢的兔子形状——即便他以为阿箐眼瞎看不见。他陪着晓星尘聊天,几乎是不知疲倦的。他过着本不该有的,偷来的平静的时光。那时的他的的确确是他自己,但又不像他。


 


“你是念着他什么?”阎王翻阅着,不禁开口问。


 


“呵呵,我能念着他什么。”薛洋脱口而出。


 


他想到死前魏无羡说“你究竟是为了谁杀常萍的呢?”


 


想到他伪装成晓星尘等着魏无羡的到来,第一次真切地求人,便是求魏无羡拼凑好晓星尘的魂魄。


 


想到那个雨夜他四处寻找着锁灵囊。


 


想到晓星尘身死魂灭时,那一瞬间心里生出来的,本该不属于他的迷茫和错愕。


 


但他又是为了什么,念着什么呢?


 


可见薛洋其人,自以为聪明一世,却根本看不清自己的内心。人若动情,该是好事,情欲本就是该随着每一个人的,情丝弯弯绕绕,该是一种美好的情感。可是对薛洋来说最为致命,这该说是罪孽,是赎罪,也是宿命。


 


“薛洋,你所犯下的罪行,条条诛心,罪不可赦。”


 


嗜血、杀人、练尸,屠观屠城,薛洋一生,说是为了弥补自己,杀了多少无辜之人。实在是大逆不道,没人可以救他也没人可以渡他了。


 


“你已经没有投胎转世的资格了,唯一能去的地方就是十八层地狱,需每日遭受最残酷的惩罚,刀山、油锅、利刃。”


 


薛洋听着不为所动,地狱于他而言与人间并不差多少。


 


“并且为了赎罪,你在地狱里受的每一次刑都会为晓星尘招魂聚魄,直到晓星尘重回人世。”阎王只当晓星尘是一受害者,却不知薛洋为了聚齐晓星尘的魂魄自己花费了多少工夫,即便连他自己也说不清是为了什么,是不是真像魏无羡所说……他只是要“玩游戏”。


 


“晓星尘魂魄聚齐后你也无法脱身,你会一直待在地狱,你的骨血和哀鸣都会化为被你杀害的人的命数,他们因你而死,你就要给他们往后的生生世世补偿。薛洋,你是永世不得超生的人。”


 


阎王只给薛洋下着判词。


 


他看着那个一直安安静静地听着罪名,如同寻常少年一般的人,跪在地上仰头笑了起来。笑声里又混杂些诡异的呜咽声。


 


薛洋伸出左手,他看着自己的小指接住了几滴从他眼里落下的泪。嘴里反反复复地念着“招魂聚魄,重回人世……”阎罗王看着他这幅样子,只当他是已经疯了。


 


薛洋其人,一生都在作恶,在人间不可能得到一个好结局,落到地狱也只能生生世世受到无尽的折磨。他只是没有想到,七岁那年他失去了小指,从此走上一条铺满尸骨的道路却还是没法得会自己的小指;二十多时,他失去了晓星尘,往后几年他四处收集晓星尘的魂魄却集不齐千分之一。如今下了一趟地狱,他看到了完整的自己,也听说了能让晓星尘重聚魂魄的方法。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他越发笑得不可收拾,更是癫狂。


 


要是他知道会是这样,早些下地狱就好了嘛。




END

评论

热度(41)

  1. 大张伟的假发片儿人间失格 转载了此文字
    太太在我心上来一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