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张伟的假发片儿

希望各位爸爸不必客气的产粮~\(≧▽≦)/~

【主副八/微一八】半支烟(八)

申小爷:

※一定非常OOC,慎入。


※慢热,非常慢热。


※此文中副→←八,一→八。


※欢迎聊天,笑。


——————————————————


战争持续一个多月后,在长沙官兵的合力坚守下,日军战力不支,败退北撤到北岸,双方恢复原态势,僵持不下。


长沙迎来了短暂的和平。


韬光养晦,百废待兴。




齐八爷回到他的小香堂,稍加整顿,继续他仙人般悠然自得的日子,仿佛他从来没有经历过战争。越是世道不太平,越是有人信天信命,来求卦的人络绎不绝,生意也未受影响。


临近深秋,天气渐寒冷。八爷刚送走一位客人,站在门口发呆,呼吸间白色哈气散出。


听到发动机的声音,齐八爷望去,见是张副官从车里下来,便微笑着,勾起浅浅的酒窝。


“八爷,今天不忙?”他走向齐八爷,轻握八爷微凉的双手,笑的邪魅。


“你这个大忙人都在街上闲逛呢,我能忙到哪去?”齐八爷任由他握着手,挑一下眉,说。


“八爷不忙就跟我走一趟吧,佛爷有请。”说着做了个请的手势。


齐八爷甩开了他的手,撇撇嘴,“就知道又是佛爷有事。”说着关了堂口。




车停在布防营门口,齐八爷有点疑惑,平时不都去张府吗,转念一想, 前段日子张夫人从北平回来,可能佛爷有什么要事商议不想在家里也有情可原。


一路随着张副官来到佛爷的办公室。




张启山的办公桌散落着数份文件,烟灰缸里满满的烟头。


“老八,我需要你帮我尽快寻个油斗。”


“这......”齐铁嘴犹豫着,“佛爷,不是老八不想帮你,只是即便是此刻我为你算出哪里有油斗,可世道这么不太平,就算是从斗里淘了东西,出来后一面防着日本人,一面还要防些山贼匪徒之辈,实在是难上加难。”


张启山皱眉,“日寇只是暂时退避,恐再来范。现在长沙急需重建,加上军饷吃紧,再难也要走这一趟。”


齐铁嘴叹气,“如果佛爷执意如此,那老八就帮你算算吧。”


“好,你算好后,我便即日启程。”


“不可,佛爷,现在长沙局势混乱,你这尊大佛万不可四处走动,且不说多少人觊觎布防官的职位,就单说日寇蠢蠢欲动,如若来犯你不在长沙镇守,这军法下来怕是也担不起。”齐铁嘴简单几句话分析了局势。


张启山听着他的话,言之凿凿,都属实言,但他不去走这一趟......


“我愿帮你充当回这摸金校尉,帮你走这一遭,佛爷,你就放心吧。”说着,挑眉而笑,拱拱手。


——放心个屁。


张启山闭眼沉思片刻,对张副官说。


“去请二爷五爷过来一趟。”既然他动不了,至少得找到得力的帮手才行。




几个人商议到半夜,决定尽快启程,二爷五爷和齐铁嘴一同,再由张副官带着一队亲兵沿路保护。


待齐铁嘴要离开回家准备时,张启山一把拉住他的围巾,把人拽到身边。突然的力量让齐铁嘴踉跄了一下,张启山忙扶住他手臂,给他正了正身,整理了下围巾。


“路上一定小心,如果下斗后发现凶险就千万不能逞能。”


齐铁嘴扶了下眼镜,笑了笑。“嗐,佛爷,这之前那么多次下凶斗都没事,放心吧,再说了,这回不光有张副官,还有二爷和吴老狗在,没事的。”


张启山盯着他露出的小虎牙,半晌,点点头。




深秋山中刚下了一场雨,更添了几分寒意。


齐八爷手执罗盘在寻找方位,准备打盗洞。


吴老狗怀抱三寸丁,直直腰,“老八,你这罗盘怕是进水了吧,这么不灵,咱们在这已经转悠挺长时间了。”


齐八爷狠狠白了他一眼,继续掐指算着,然后再看看罗盘,嘴里也是念念有词。


二月红看着这两个孩子气的人,笑笑,环视四周,掸掸身上的露水。


此间,张副官一直默默的站在齐八爷身边,微笑着看着他一脸认真的算来算去。八爷认真时和平时看起来不太一样,冷静中带着自信的神情,眼神中闪着韶光,很吸引人。


“找到了!”八爷拍了一下腿,勾起笑容,自信的看着几人,眼中波光流转。


然后在地上画了一个简单的图,指挥着身边的亲兵按自己说的开始挖。


不一会,盗洞就打好了。齐八爷仰头看着吴老狗,笑的得意。


“得得,这下了墓还得仰仗八爷显神通啊。八爷这么厉害我看佛爷让我和二爷来也是多余。”吴老狗欠欠身子,说。


“好了,事不宜迟,咱们先下去吧。”二月红看着炸毛瞪眼的老八,摇摇头,笑着一手拉一个人,把他俩拽进墓里。


吴老狗和二月红走在最前面,齐八爷随其后,张副官在齐八爷身侧,一行人向墓底深处走去。




许是刚下了场雨,墓地有些阴冷潮湿,地面也泛着滑,齐八爷几次打滑后,张副官忍着笑意,主动向他伸出一只手臂。


齐八爷鼓鼓腮帮子,双手环住他手臂。脚下仍旧小心的跟在二爷和吴老狗后面走。


走了很久,来到了立了墓碑的墓阙前,两边神道排列两排妖兽石像。


二月红和齐八爷一同仔细看着墓碑上的字。


“果然是汉墓?真有你的,老八。”二月红刚进墓时就觉得这可能是汉代的风格,但是汉墓万分难得。所以此刻有点不可置信的看着老八。


齐八爷并不意外二爷的惊奇,没说话,只是勾着嘴角轻笑笑。


可听了这话的吴老狗和张副官愣住了,淘沙的都知道这汉墓十有九空,而且藏的都极好,不易发现。心里都暗自敬佩起他这神算的手段。


“从前面起就分了两个岔路,二爷咱们需要分两路进去探探,千万不要冒险,这汉墓里的机关也是精巧,千万小心。亲兵在此候命 ,等我们出来。”齐八爷推推眼镜说到。


“嗯,好,老八我跟你一起。”二月红说着。


“别了二爷,你那翻飞的轻功路子我可跟不上。我跟张副官一起就好,我能算,他能打,正好。”说着拉着张副官的手臂往其中一条路走去。




——正好,吗?




张副官任凭他拉着自己的手臂走着,心里想着刚才八爷说的话,虽然是无心之话,却也让他心情大好,勾着嘴角,心里美着呢。




TBC.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说到底还是得写点盗墓情节才有趣。


来呗,下斗啊,反正有大把时间~